明年或收鸡粪税,变粪为宝哪个方法最靠谱?

2018年1月1日起,国家将对养殖规模大于5000羽的家禽养殖场征收环保税。为了解决“鸡粪”问题,各地养殖行业人士也从开的为“鸡”开会逐渐变为“鸡粪”开会。

那么,将鸡粪“变废为宝”,究竟哪种方法最给力?

据中国畜牧业协会测算,2016年全国肉鸡出栏量约为82.1亿只,商品蛋鸡年平均存栏12.64亿只。以平均每只鸡每日产生100g鲜鸡粪、肉鸡平均饲养60天出栏来算,我国一年需要处理的鸡粪就将近一亿吨,相当于1万辆货运火车的载货量。

将于2018年1月1日正式实施的《环境保护税法》明确指出,将对存栏规模大于50头牛、500头猪、5000羽鸡鸭等的养殖户征收环保税。简单粗暴地理解就是,明年起将征收 鸡粪税 、 猪粪税 、 牛粪税 ……

一方面,随着养鸡业规模化、低成本化趋势日益增加,如何开源节流,成了养鸡企业亟需建立的壁垒。另一方面,庞大的鸡粪总量给环保带来了巨大的压力。

为此,如何将鸡粪“变粪为宝”成了养殖行业继续面临的问题。新禽况在此为大家梳理一下目前家禽养殖中常用的鸡粪处理方法。

生鸡粪直接打包出售

便捷度:高

利润:100元/吨

成本:可不计

综合评分 ★★★☆

将收集的鸡粪直接卖给种植户用作底肥,或作为饲料卖给周边的鱼塘,这是目前我国养鸡场处理鸡粪最普遍、最快捷的方法。

据了解,目前广东地区肉鸡大都采用平养,饲养时会在鸡舍内铺垫3厘米左右的木糠作为垫料。这种情况下收集的鸡粪基本都是干的,其中的垫料相当于为后期制作有机肥提前加入了辅料,直接打包成袋后价格大约为10元/袋(每袋大约70斤)。而笼养蛋种鸡的鸡粪大都为含水量较高的纯鸡粪,直接打包出售的价格大约为4元/袋。

云浮养殖户李老板表示,通过这种直接打包鸡粪出售的方式,一批肉鸡(1万只)产生的鸡粪所获得的收益大概是3000-4000元。

“当地还有一些专门从事鸡粪收集的中间商,他们会间隔1-2天过来收集鸡粪。”佛山南海金沙华城鸡场霍铭泉透露,中间商一般是把鸡粪卖给种植户用来种菜、种花。鸡粪的堆肥发酵则由中间商或种植户自行处理。

把鸡粪打包出售,不仅解决了鸡场最大体量“废弃物”的去向,还带来了额外收益,这是养鸡户都喜闻乐见的情况。

“但种植户对鸡粪需求有明显的季节性。秋冬季节农田施肥量大,对鸡粪的需求量较高。一到梅雨季节,鸡粪的销售就很成问题。”广东杨氏农业有限公司技术总监赵志权表示,一般这种时候只能自己在场内通过堆肥等方式把鸡粪制成有机肥,这也是目前鸡场处理鸡粪最可行的办法。

制成有机肥出售

便捷度:中等

利润:300-500元/吨

成本:500元/吨

综合评分 ★★★★☆

相较于直接出售鸡粪,制成有机肥之后的利润可以得到显著提高。鹤山市墟岗黄畜牧有限公司有机肥场场长李海林表示,不计算设备折旧的话,每吨有机肥生产所需的辅料、电费、人工成本大约为500元,出售价格为800-1000元不等,每吨可获利300-500元。如果直接出售生鸡粪,则价格仅为100元/吨左右。

尽管堆肥难度不大,但要建成规模化、工业化生产的有机肥场,实现稳定的盈利则需要一定的投资成本。据了解,墟岗黄有机肥场于2008年建成投产,年产有机肥1万吨。整个有机肥场占地11亩,总共投资200多万元。

除了投资成本,销路也是有机肥场的一大难题。李海林表示,由于种植户对有机肥的需求不稳定,他们只能“以销定产”,即根据客户的需求量来进行生产。此外,目前市售的有机肥质量参差不齐,如若购买到发酵不完全的有机肥,鸡粪在土壤中继续发酵发热,极易烧坏作物引发经济纠纷。因此,在市场混乱的情况下,规模化生产的产品由于质量较稳定,往往更具竞争优势。

鸡粪发电

便捷度:低

利润:450元/吨

成本:前期设备投入高

综合评分 ★★★★

如果鸡粪量大,制备有机肥的效率并不足以消化。火力发电和沼气发电就是剩下的可选方案。

“圣农一天就有1400吨的鸡粪需要处理,光生产有机肥根本消化不了。为此,我们建了鸡粪发电站。”福建圣农发展股份有限公司常务副总裁傅细明表示,圣农目前已经建成了2座火力发电站,年消耗鸡粪64万吨,每年发电可以发3.63亿千瓦时(度),以电价0.75元/度计,收益约425元/吨。

通过燃烧鸡粪发电,既解决了鸡粪污染的问题,同时向国家电网输送电力,鸡粪燃烧后的灰,还可以制作有机肥5万吨(售价300-500元/吨),合计发电后总利润约450元/吨。

沼气发电方面,2009年4月19日,北京德青源农业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沼气发电项目成功并网发电。2015年7月,民和股份沼气提纯压缩项目已完工。据悉,其日处理养鸡场鸡粪可达700吨,每年可生产生物燃气1098.9万立方米,可替代石油1280万升,减排温室气体26万吨二氧化碳当量。

“但鸡粪发电其实并不赚钱,主要是为了不造成污染。”傅细明表示,圣农的鸡粪发电站总投资4.2亿元,但其收益与巨大的投资成本相比并不匹配。此外,发电如何并入电网系统也是一大难题。据了解,北京德青源沼气发电厂投入达到6500万元。而这一项目从2004年10月在农业部等部门进行可行性论证,到2009年4月并网发电成功,中间协调时间长达4年,其中,仅并网沟通环节就耗时一年多。

河北华裕农业科技有限公司服务总监王献忠表示,鸡粪是所有牲畜粪便中产气量较少的一种。此外,鸡粪中有很多石粉,沉淀后会影响沼气设备的运行。沼气发电留下的大量沼气液处理也是一个很大的难题,现阶段用沼气发电来作为鸡粪处理的方式并不可取。

其他生物处理方法

便捷度:中偏高

利润:中偏高

成本:鸡舍设备投资的1/5

综合评分 ★★★☆

为了尽可能提高鸡粪的利用率,各种生物处理方法也不断涌现。近年来,偶有养殖户还尝试用鸡粪来养蛆、养蚯蚓。

王献忠介绍,其团队正在研究一项用鸡粪来养蛆的方案。这个方案中,每5斤生鸡粪可生产出1斤的鲜蛆。剩余的鸡粪由于已经蛆虫代谢,可直接作为发酵完全的有机肥直接使用。蛆可以制干、打浆,也可以直接把鲜虫拿去饲喂鸡,作为一种良好的补充蛋白,可节省大约20%的饲料成本。全部鸡粪处理下来,大约有20%的鸡粪转化为动物蛋白(蛆),另外80%为有机肥。

整套系统包括粪便收集、保温保湿、鲜蛆分离装置几个部分。如果要完全消纳鸡场的所有鸡粪,其占地面积大约为鸡舍的1/4,投入成本也大约为鸡舍所有设备的1/5。至于这些方法可行度如何,实际收益如何,目前尚未有成熟的定论。